别让博彩把电竞带入迷途|新京报快评

近日,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,在电竞圈,假赛、博彩“几朵乌云”始终消散不去。相关人士表示,电竞圈内假赛博彩来创收的情况普遍,有的战队赞助商本身就是博彩公司。

2003 年国家体育总局已将电子竞技列为我国正式体育项目。而疫情以来,传统体育赛事低迷之际,一些相关博彩资本在巨大利益驱动之下转而涌入电竞赛事。

年轻一代对电竞的认知度更高,博彩资本就在法律边缘疯狂试探,各渠道安排“代理”引诱用户投注。

电竞博彩大致有以下套路:博彩公司在一些直播平台注册公司帐号做推广,在热门房间里砸钱送礼物,把自己送上热榜榜首;注册大量机器人帐号,水军24小时不停打广告,导致贴吧瞬间瘫痪;博彩网站、APP以“电竞、竞猜、菠菜”为话术,要求UP主、网络大V将博彩公司广告的评论置顶……可谓五花八门,环环相扣。

某博彩网站电子竞技博彩页面。图/某博彩网站截图

针对这些业已形成的电竞博彩套路,相关网络平台负有不可推卸的事前审查和动态监管的义务。而对算法所助长的电竞博彩信息推荐,网信、工商等部门也需及时约谈平台,督促其落实平台信息治理的主体责任。

与传统赛事博彩相比,电竞博彩有着更复杂、更精密的运作,不易被察觉,危害也往往更大。以球赛为例,传统赛事造假套路往往是买通球队一方或双方运动员、裁判,但电竞假赛已出现全员“剧本式”造假,即根据赌博投注让作为“演员”的电竞选手随时调整表现,以完成利益相关方安排的指定任务。

电子设备、场馆设施、选手状态、临场反应、团队决策、游戏机制、BUG等都可能影响比赛。对一些明显反常、难以接受的操作和结果,有用户0.25倍逐帧慢放找“内鬼”,也有选手跳出来澄清或互相举报。这些都让“是否打了假赛”的怀疑、推理、证明,成了反转不断的“碟中谍”戏码。显然,对于一个新兴行业,不能让假赛、博彩腐蚀了发展根基。

英雄联盟赛事官方针对反假赌赛的调查结果与整顿方向说明。图/英雄联盟赛事社交平台截图

早在2007年,我国就出台了《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》,禁止互联网电竞博彩。但当下,一些电竞俱乐部却欣然接受与博彩有关的网站赞助。当下,刑法中与之相关联的法条有赌博罪、开设赌场罪、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,但缺乏游戏假赛的直接罪名,这就给司法认定增加了难度。

为防止电竞博彩、假赛,业内常规操作是签订《俱乐部协议》《参赛协议》《选手协议》等,但很显然,“禁赛4个月”这类处罚力度较弱,协议在法律性质上只能认定为合同行为,不具有强制执行力,威慑力不足,这就造成了违规收益远高于违规成本的结果。

而即便选手被终身禁赛,仍可以“转战幕后”,从事电竞二路直播等行业,还可以通过积累的人脉,威逼利诱裹挟更多人参与假赛。

当下,电竞产业已涵盖游戏厂商、电竞俱乐部、职业选手、游戏解说、直播平台,对愈演愈烈的博彩之风,该用法律与制度为其发展标定航向,避免偏航。

在此方面,除了电竞选手加强自律外,协会处罚、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,也有必要层层衔接,严肃打击电竞博彩,这样才能起到规范电竞俱乐部体系的作用。

2022年,电竞项目将走进杭州亚运会赛场,有人感慨电竞的黄金时代已然来临。但这首先应该是一个规范的电竞,而不是弊端丛生的电竞。无论如何,不能让假赛与博彩,阻碍电竞健康发展。

新京报评论员 | 李潇潇

编辑 | 徐秋颖

校对 | 李立军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